越南纪念美莱村大屠杀50周年 当年向世界披露惨案真相的通讯社只有一名记者

记者西摩.赫什。


 媒体称,约有1000人参加了今天在美莱村举行的纪念活动,其中包括一些惨案幸存者和来自美国的前侵越士兵。  


1968年3月16日,侵越美军亚美利加尔师第11团排长卡利带领士兵报复性地滥杀无辜,枪杀美莱村500多名(另一说“至少109名”)平民,其中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  


【“不可违抗”的命令】


 1968年3月15日,美国陆军上尉欧内斯特麦迪那通知他属下的士兵,北越军队第48营就驻扎在美莱村。据有关情报预测,这个小村里的妇女和儿童,会在早上7点钟去赶每周一次的集市,不会呆在村子里。于是,在中尉威廉凯利的指挥下,美军第11轻步兵旅的查理连队奉命去烧毁房屋,炸毁地下掩体和地道,并杀死所有的牲畜。



麦迪那当时到底是怎么下的命令,始终存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一种说法是:麦迪那命令连队“杀死村里的一切活口”;另一种说法是:麦迪那命令不要抓俘虏。但是,有7个人肯定麦迪那没有下杀死妇女和儿童的命令。但是,当有人问麦迪那“谁是敌人?”时,他却给了个连美国总统都不知道该怎么理解的回答:“敌人就是从我们身边跑开,躲着我们,看起来像敌人的任何人。”


    【惨痛的屠杀】


3月16日,凯利中尉带领他的部队去进行搜查和破坏。上午7点12分,查理连向美莱村进发。没有任何预警,屠杀就开始了。在一座庙里,约15到 20名正在做祷告的妇女和儿童,全部被从身后射来的步枪子弹打死。一名美国士兵端着一支M-16步枪朝两个正在走路的小男孩开枪,大一点的男孩倒在另一个男孩身上想保护他,结果这个士兵就朝他们不断地开枪,直到两个男孩都被打死。80个村民被赶到了村里的一个广场上。凯利中尉留下几个士兵守住了这群人。他对其中一名士兵说:“你知道我想怎么处置他们。”10分钟以后,凯利中尉回来了,他问:“你们把他们解决了吗?我要他们都死掉。”凯利随手拿起他的步枪,把一个和尚推到稻田里,然后在相当近的距离内把那个和尚打死了。



另外一群妇女和儿童被赶到一条水渠边站好,随后,凯利指挥他的士兵把她们全部打死在水渠里。其中一个浑身是血的两岁男孩从水渠里爬出来想要逃跑,结果凯利追上了他,又把他扔进水沟里,并向他开枪射击,直到确定这个男孩已经被打死为止。


直升飞机驾驶员,休搰湬森少尉在飞过一条填满尸体的水渠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记得那时我们说起了《圣经》中耶稣把水变成葡萄酒的故事,可是,水渠里那些人流淌的鲜血,给这个故事染上了灰暗的色彩。”



那天,汤普森担负的任务之一,就是用烟雾标明受伤越南平民的方位,以便给他们提供医疗援助。但是,他每投一颗烟雾弹,就会引来美国士兵们对那些受伤的人的疯狂杀戮。汤普森试图通过无线电联系地面部队,想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他没成功。于是,他用无线电向总部报告:美国军队正在向平民开枪。汤普森还多次降下飞机搭救越南平民,把他们送到安全地带。第二次降落的时候,他看见凯利中尉和一群士兵,正准备要炸毁一个躲藏着妇女和儿童的地下掩体。“我问他(凯利) 在炸毁掩体之前,能否先让妇女和儿童们出来,他说唯一能让他们出来的办法就是扔手榴弹。”



汤普森让凯利命令他的士兵住手,同时他呼叫来两架武装直升飞机,以便营救这些平民。在等待援机时,汤普森就站在美国士兵和地下掩体之间。他让那些妇女和儿童从掩体里出来时,他命令他的乘务长:“如果有哪个美国兵向越南人开枪,你们就向美国人开火。”对此,凯利中尉明显感到很恼火,但是他没有阻止汤普森。后来,凯利抱怨道:“那个驾驶员不喜欢我做事的方式,可我才是头儿。”再后来,由于汤普森出色的表现,他被授予了特级飞行十字勋章――这大概是一个美国军人首次因为威胁要杀死自己的同伴而获奖。



并不是所有凯利的手下都热衷于屠杀,有部分士兵拒绝参与暴行,哈里斯坦利是查理连的一名机枪手,他就拒绝用他的M-60开火:“我没有开火,因为我想等待某种抵抗,可是没有人抵抗,所以我就没有理由开枪。对我来说,他们简直是一帮疯狂的暴徒。我可不愿做杀人犯。”凯利命令斯坦利扫射被他带到水渠的村民,斯坦利拒绝了。凯利用把他送上军事法庭做威胁,但是没起什么作用。结果,凯利只好另外召集了30多名士兵,开始屠杀村民。



越南妇女被美军施以强奸、兽奸、断肢。一名美国士兵竟然把M-16步枪插进一个妇女的阴道,然后扣动扳机打死了她。屠杀之后,美国陆军部的官方报纸《星条旗报》,竟然以头条新闻登出:“美军包围赤色分子,杀死128人。”


屠杀事件被美国陆军掩盖了一年多,直到先后几个美国士兵写信反映自己所在部队的暴行,并提到这个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在记者西摩·荷西等人的努力下,美莱屠杀丑闻终于被媒体曝光,从而引发了美国国内大规模的反战抗议。



曾任职美联社记者的32岁无业小伙子西摩.赫什在1969年初得知这一丑闻之后展开独立调查。  为了发表他的报道,赫什让他的邻居戴维.奥布斯特成立一个通讯社并任社长,办公室就在他的卧室,而赫什本人则成为通讯社唯一的记者。  1969年11月12日,赫什在《圣路易报》发表他的系列报道的第一篇《在美莱:我们发疯了》。  


赫什说,他只不过让美国人意识到,他们的孩子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变得和纳粹一样凶残。   美国36家报纸转载了赫什揭露美莱村美军暴行的报道,消息震动美国,引发大规模反越战游行,并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  尽管涉案军人最后并未受到严惩,大多数逍遥法外,但是赫什的报道在美国和世界人民面前揭露了侵越战争反人性的残暴真相,激起全球反战浪潮。美莱村事件被认为是越南战争的转折点之一,它还促成了反对在东南亚部署美军的民众情绪。  


赫什被授予1970年度普利策国际报道奖。  


评选委员会认为,“赫什在面临许多报纸不信任和不重视的情况下,虽然了解情况有限,但是他充分发挥了主动性,毫不畏缩,坚持不懈,终于突破了美莱事件这一重大新闻。”  “赫什的报道符合普利策一向称道的新闻写作最高标准。”评语写道。


1969年11月12日《纽约客》(杂志刊出屠杀新闻,导致美国境内反战情绪高涨,国际社会哗然,一致以「道德破产」加以责难。赫希于1970年获得普利兹国际报导奖。1969年美国国会对事件展开调查。汤普森作证时被国会议员猛烈抨击。国会主席李华斯更表示汤普森应是唯一受罚的美军,因为他下令向美军瞄准。





1971年3月31日,即美莱村大屠杀之后3年零2周,军事陪审团称唯一为该惨案负责的威廉·凯利中尉因谋杀102个越南平民获罪,并处以终身苦役,之后又减为10年徒刑。军事上诉法庭曾下令把凯利拘禁在军事监狱里,但尼克松总统解除了命令,要求把凯利软禁在一幢公寓里,而凯利在自家公寓里呆了3年就获释了。此外另有25人被起诉,但全都无罪释放。


至于遇难人数,美军官方报告称168人死亡,其中20%是越南平民;越南官方报告则称有568名平民被杀害。


2009年8月19日,威廉·凯利在乔治亚州哥伦布同济会一次会员聚会中表示自己对屠杀感到悔疚。他说:“我生命中没有任何一天不为那天发生在美莱村的事情而悔恨自责。我愧对那些被杀的人、愧对他们的家人,也愧对卷入本案的美军士兵和他们的家人。我很遗憾。”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